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阅读足迹 更多章节
第16章 不要掉马十六
第(1/3)页

42

树下,见又川还和自己同看话本,阿桃就问她怎么不把刚从柳月微那里拿到的书翻出来看看。接着阿桃又说她能结识柳月微真是捡了好大的便宜,抄书之类都不在话下了。

“好些姐姐都羡慕坏了。”

又川急辩:“我给了人家酬劳的。”

“不还是看人家的心情么?有些时候酬劳再高,也未必见得人家愿意动笔。”

又川听着有点不对味儿,这话里话外分明都在说柳月微对她不一般,就听阿桃继续道:“你同柳师兄走得近,何不找他指点一番。”说到这里她就压低了声:“他师父剑术了得,想来柳师兄也当承了一二。”

又川到汲露殿后,她们很快就知道她是雨十七带过来的人,雨十七来找她也是勤快,显然将来会把她要到剑阁去,再不济带到跟前去做个剑童,也是比寻常的好。

阿桃合起书,看向她:“你在我这儿来看了好阵子闲书,可是该收收心了?我见你这剑尚是练着,这心可是懒了好久了。”

又川面露赧色,虽是笑着,一时无话。

“近来可是有什么心事?”

她摇头:“不曾,只是这几日犯了懒。”

和阿雪聊过那一个晚上后,她就有了些懒意,之前又经历了沈霎认出她的数学笔记这件事,自然更不好再大喇喇地把那本册子拿出来看,而那些药植术方已经看得七七八八,心里犯懒,就到阿桃这儿来看些传奇话本了。

“你呀,就是心思太沉,什么话都不往外说。”

又川说:“这是冤枉,你还总说我什么都不会藏,净摆在脸上。”

正说着,便见坡上小道走过三五行人,前头走的是她们汲露殿的人,后头的人又川看不出来。等人已经走得不见尾了,才听阿桃说:“那是凤十七的人,前几日便听说要到园里来。”

“到这药园子采药么?”又川想不出凤十七会为了谁专程来汲露殿寻药。再说他燕云宫虽不是应有尽有,也是物产丰饶,还稀罕汲露殿这里的这些药物么?

“不说这个了。”阿桃接着说,“算起来,阿雪下山也好一阵子了。”

“是。”又川点头,心里又是一阵寥落。

阿桃看回又川:“又川,你若要走,可一定要同我打声招呼。”

又川心里莫名一颤,遂反驳:“怎地是我先走?”不管怎么说,阿桃比她早到汲露殿十几年。

“是是是,总归要打声招呼。”说到这里,阿桃话尾隐约些许落寞,才接着道,“过几日乐坊过来,要不要去瞧瞧?”

“你记着叫上我。”

“这是自然。”

又川在旁听着,忽而朝远处的人道:“哎——那儿水深,小心湿了衣裳,莫再往前走了!”

阿桃也看过去,只见荷叶旁边站着一青衣男子,眉眼间颇有风情,虽是俊逸神朗,却有些微病气。

那是凤十七。

又川认出这不是汲露殿的人,便给他指路:“想来是阁下寻错了地方,若是赏荷,沿此路出了南门,左转便可到咏荷居,那儿的花开得早,这两日正是热闹的时候。”

凤十七在那头道了谢,后头有随从赶紧寻过来,忙搀着凤十七走回去,嘴里念念有词,不外乎怎么走到这边了,应当好生休息之类。忽而听凤十七说:“去咏荷居瞧瞧。”

随从一顿,遂而道:“是,主子。”

那头还站着雨十七,见客人如此,便领了他们过去。

第(1/3)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都在看:哪有没时间这回事有没有缘分这回事小孩有吓着这回事吗忘记了时间这回事世上有报应这回事吗真的有报应这回事吗穿越这回事喜剧这回事有命运这回事吗真的有失忆这回事吗重回七零:泼辣媳妇不好惹薄情少爷的替嫁新娘夏夕绾陆寒霆凌天诀楚枫楚月火影:从双神威开始绝品帝师死神黑线风三娘离婚后许小姐又美又飒凤倾华战北霄从木叶开始逃亡大明新命记NBA之从打爆韦德开始一片相思染青梅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逆道战神亿万总裁宠妻成瘾夏夕绾陆寒霆锦鲤福娃,爹爹竟是美强惨下八门斗罗:从深海魔鲸王开始兴风作浪逆道战神楚枫觉醒读心术,王爷怒撕和离书贱婿神秘复苏:我觉醒了禁区古镇亿万总裁宠妻成瘾夏夕绾